“供給側改革”這麽火,能給AG游戏帶來哪些實惠

by 廣東AG游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2016-04-22

隨著中央經濟工作會議2015年12月21日在北京落下帷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為當下中國政經語境中最熱的詞匯。

從投資、消費、出口“三駕馬車”的淡化,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提出,這一變化傳遞出一個明確信號:中國宏觀調控思路正在發生重大轉變,從以往的偏重需求側調控轉為偏重供給側調控。

除了宏觀調控方向性的轉變,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也作出重點部署,明確了2016年經濟工作的五大任務: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杆、降成本、補短板。

2016年是全麵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的開局之年,也是推進結構性改革的攻堅之年。對於各級領導幹部來說,“十三五”時期能不能開好局、起好步,關鍵就看能不能把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件大事抓好抓實。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怎麽看”“怎麽幹”,成為舉國上下都在思考、探索的重點。

一問:什麽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什麽是供給側?大家耳熟能詳的投資、消費、出口“三駕馬車”,從經濟學角度看,屬於需求側的三大需求;與之對應的供給側則聚焦生產要素的供給和有效利用。

有需求就會有供給,“供給側”跟“需求側”就像硬幣的兩麵。長期以來,我國的宏觀調控比較側重於“需求側”。現在,中央明確要把調控的重點轉向供給側,即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文件的重要起草者楊偉民表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應該包括政策目標、政策對象和政策手段三個方麵:

政策目標,就是減少無效供給,擴大有效供給,提高供給結構的適應性和靈活性,提高全要素生產率,最終就是提高資源配置的效率。

政策對象,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校正要素配置的扭曲。“我覺得有三個層麵的要素配置扭曲:一是企業內部要素的配置及其組合,這主要取決於企業家精神,靠企業科學管理來實現。比如說改革開放之初的大包幹就改變了勞動力與土地的組合方式,調動了億萬農民的積極性,產出就提高了,這是最微觀層麵的。二是企業間要素配置的結構,就是說資源要更多地配置到優質企業、有競爭力的企業、有創新精神的企業,全社會的效率才會提高。上世紀90年代對國有企業進行的戰略性結構調整解決的其實就是企業間資源配置效率的問題。現在說要解決僵屍企業的問題,實際還是要解決這樣的問題。三是產業間要素配置的結構,也就是通常說的產業結構的調整和優化,要讓資源更多地流向有需求、有前途、效益高的產業和經濟形態,比如說從農業流向非農產業,從工業流向服務業,從傳統產業流向新興產業等等。改革開放以來,億萬農民從土地上轉移出來,轉移到非農產業,其實就是最大的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的實踐。”

政策手段,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政策手段和擴大需求的政策有所不同,主要不再是擴大投資、擴大財政支出、擴大貨幣的發行,結構性改革的手段主要是激發微觀主體的活力,激勵創新,化解過剩產能,降低企業成本,減輕企業稅費負擔,提高勞動力市場的靈活性,鼓勵競爭,打破壟斷,放寬準入,減少政府不正當幹預等,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結構性改革就是用改革的辦法來解決結構性的問題。比如說降低製度性的交易成本就要繼續推進行政管理體製的改革、簡政放權,降低電力的價格需要改革電力體製,降低企業稅費負擔就要改革財稅體製和養老保險體製等。

國家發改委學術委員會秘書長張燕生認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要用改革的辦法矯正供需結構錯配和要素配置扭曲,解決有效供給不適應市場需求變化,使供需在更高水平實現新的平衡。“比如,怎麽能夠提高資源配置的效率,怎麽能夠提高全要素生產力,怎麽能夠保持低碳綠色發展,怎麽能夠提高創新驅動的作用等,這些都是供給側。”

從需求到供給,這一變化自有其深刻的背景。“原因並不複雜,因為這些年的實踐證明,單純依靠經濟刺激進行的需求管理難以幫助中國經濟走向預定的目標。”張燕生說。

二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多重要

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適應和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的重大創新,是適應國際金融危機發生後綜合國力競爭新形勢的主動選擇,是適應我國經濟發展新常態的必然要求。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文件的重要起草者楊偉民表示,今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可以說是一次曆史性的會議,不僅對2016年的經濟工作進行了全麵的部署,更重要的是對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做了重點部署。“會議的主題是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習近平總書記係統闡述了供給側改革的思想,從形勢的判斷、問題的診斷、工作的思路、重點任務、改革舉措、重大原則,提出了一套邏輯嚴謹、係統完整、方向明確、操作性很強的一攬子的方案。”

楊偉民表示,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是以習近平同誌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堅持問題導向的思想方法,作出的又一項重大戰略決策,是適應和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的一個必然要求,也是AG游戏黨的又一次重大理論創新。不僅對做好2016年經濟工作意義重大,對今後一個時期推動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意義也是非常重大的。不僅對中國經濟發展至關重要,對世界經濟也會產生重要的影響。

其實,從2015年11月的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提“供給側改革”以來,這個詞就不斷出現在各類中央會議中。

2015年11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上強調,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提高供給體係質量和效率,增強經濟持續增長動力,推動我國社會生產力水平實現整體躍升。這是中央首次提出“供給側改革”。

2015年11月1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強調“培育形成新供給新動力擴大內需”;11月15日,習近平在G20安塔利亞峰會上強調要“重視供給端和需求端協同發力”;11月17日,李克強總理在主持召開“十三五”規劃綱要編製工作會議時再次指出,要在供給側和需求側兩端發力,促進產業邁向中高端;11月18日,習近平在APEC會議上再提“供給側”改革。

 三問:為什麽現在強調“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有目共睹。2007年之前,我國經濟一直保持較高的增長率,2007年GDP增速更是創13年來新高,達到14.2%,與1992年以來的最高值持平。

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秘密是什麽?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張世賢看來,我國經濟之所以能夠保持高速增長,主要是依靠投資需求的拉動。說白了,就是依靠需求側發力。

但是,不斷擴大的投資在拉動經濟持續高速增長的同時,也帶來了供需之間的不平衡問題,即結構性矛盾。

對產能過剩定性、定量的科學評價標準,歐美等國家一般用產能利用率或設備利用率作為產能是否過剩的評價指標。設備利用率的正常值在79%~83%,超過90%則認為產能不夠,有超設備能力發揮現象。若設備開工低於79%,則說明可能存在產能過剩的現象。

國家發改委學術委員會秘書長張燕生認為,判斷我國行業產能過剩體現在三個方麵:一是產品價格指數相對下滑;二是企業盈利能力大幅度下滑,虧損企業增加;三是行業供給嚴重超過了行業需求。

公開數據顯示,2015年前10個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同比下降2%,石油開采、鋼鐵、煤炭等采礦和原材料行業利潤下降明顯。就鋼鐵行業而言,工信部數據顯示,2014年全國粗鋼產量為8.2億噸,當年的粗鋼產能為11.6億噸,粗鋼產能利用率為70.69%,意味著約三成的產能過剩。

產能過剩帶來的最直接後果,是鋼鐵行業的嚴重虧損。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1—10月,大中型鋼鐵企業主營業務虧損720億元,虧損麵達47.52%。

從生產側來說,生產了這麽多鋼鐵、煤炭、水泥等產品,GDP的確上去了,但是沒有消費,導致產能過剩嚴重。甚至有專家表示,中國在2008年之前,過剩產能20%左右,位於全球平均值。2009年之後,這個指標直線上升,現在已經上升到超過30%。

更為嚴峻的現實是,一方麵我國產能過剩,很多產品賣不出去;另一方麵一些進口產品受到國內消費者追捧,剛剛過去的“雙十一”,某大型外資超市在天貓賣出了224萬升進口牛奶,接近中國人每天液體奶需求量的一成;不僅奶粉,日本馬桶蓋、韓國化妝品、美國手機等都在最暢銷的“海淘”商品中名列前茅……

這並非簡單的“崇洋媚外”,它反映了中國人在生活水平提高後對消費產品質量的重視,更折射出中國長期以來“供給側”不足的矛盾。“這說明需求已經發生了變化。”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研究所所長黃群慧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目前我國的產業結構比較低端,高端的產能需求、高質量的產品,國內供給解決不了;而供給的結構也出了問題。我國大量的供給產能是過剩的,而且是一種低端的產能過剩。“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從供給端進行改革。”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說,供給側的滯後造成當前供需矛盾突出,供給不僅跟不上需求升級趨勢,而且滿足創造新消費、打造經濟發展新動力的能力也不足,迫切需要通過改革,來提高供給結構的適應性和靈活性。

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才能“對症下藥”,解決製約我國經濟發展的深層次矛盾與問題。2015年12月18日,由《中國經濟周刊》雜誌社、科技部火炬中心聯合主辦的第十五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國務院研究室工業與交通司副司長張泰說,破除生產要素和商品在全國範圍內的自由流通障礙、大量的過剩產能和經濟結構性問題等,都是需求側管理所無法解決的,而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麵多做些工作,則可以為經濟平穩較快增長奠定基礎。

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適應我國經濟發展新常態的必然要求。“進入新常態,我國經濟麵臨一係列結構性矛盾和問題,這些矛盾與問題有需求側的,更有供給側的,核心是體製機製問題。通過改革化解供給側的結構性矛盾,是新階段中國經濟的必然選擇。”遲福林說。

“從強調需求側管理,到強調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體現的是經濟工作思路從注重短期經濟增長向注重可持續發展以及提高經濟增長的質量與效益轉變。”國家統計局中國經濟景氣監測中心副主任潘建成說。

在潘建成看來,現在提升供給能力,可以從三個方麵突破:一是繼續推動以人的城鎮化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進程;二是推動產業從東部向中西部梯度接續轉移,並在轉移時注重結合當地資源稟賦,形成特色產業集群;三是鼓勵創新。“最核心的是製度創新,包括通過打破壟斷、降低民間資本進入重要行業的門檻來激活民間資本,通過土地製度改革激活土地資源;通過金融改革充分發揮資金效率、有效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等,這些都是在各個方麵更大程度上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從而提高市場化效率。”潘建成說。

四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做什麽

隻有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才能“對症下藥”,解決製約我國經濟發展的深層次矛盾與問題。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2016年及今後一個時期,要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會議認為,2016年經濟社會發展特別是結構性改革任務十分繁重,戰略上要堅持穩中求進、把握好節奏和力度,戰術上要抓住關鍵點,主要是抓好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杆、降成本、補短板五大任務。

一是化解產能過剩。“現在化解產能過剩,要更多從供給側著手,促進產業升級,堅決淘汰僵屍企業。”潘建成說。此外,推動去產能,還要進一步推動市場化的兼並重組,通過優勢企業發揮主導作用對生產力重新整合,提升整個產業的供給效率。

二是降低企業成本。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需要打出“組合拳”,降低企業的製度性交易成本、稅費負擔、財務費用等,目前還需要特別關注如何有效減輕企業繳納的社保費用。

三是房地產去庫存。當前樓市庫存較大,一大原因就是結構性供需錯位。要鼓勵房地產開發企業順應市場規律調整營銷策略,適當降低商品住房價格,促進房地產業兼並重組,提高產業集中度。

四是補短板。2020年我國要全麵建成小康社會,貧困問題、“三農”問題、生態問題、基礎設施等都是短板。補上這些短板,才能為我國經濟增長注入新的動力,帶來新的機遇。

五是盡快解決金融供給結構與融資需求不匹配問題。在保障金融體係安全的基礎上,促進資本市場直接融資功能的提升,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提升融資便利度,增強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能力。

五大任務中,為什麽將“產能過剩”放在首位?“說白了,就是生產了大量東西賣不掉,就是所謂的‘供需失衡’,這是關係中國經濟發展的頭等大事。”張世賢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要是想通過供給側的調整,改善供需的結構性矛盾,使社會供給能夠與社會需求相適應。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結束後不久,2015年12月24日,工信部表示,2016年要重點抓好分業施策調整存量,加快傳統產業優化升級等工作。包括支持困難行業加快去產能、去庫存、降成本,實現產品升級、轉型轉產、扭虧增盈;抓緊製定實施推動產業重組、處置僵屍企業總體方案,引導僵屍企業平穩退出;多措並舉化解產能過剩,開展鋼鐵、水泥、平板玻璃等行業化解過剩產能試點等。

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推進結構性改革,必須依靠全麵深化改革。要大力推進國有企業改革,加快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加快推進壟斷行業改革。

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杆、降成本、補短板,無疑都是深層次的結構變化。在黃群慧看來,這個結構變化和以前講的“大幹快上”式的跨越式發展的導向不一樣,“所以,推進結構性改革,必須依靠全麵深化改革。國有企業改革肯定是2016年改革的一個重點。”

近日,財政部資產管理司發布了2015年1—11月全國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經濟運行情況。相關數據顯示,2015年1—11月,全國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經濟運行穩中向好,部分指標出現回暖跡象,但下行壓力依然較大。國有企業利潤同比降幅收窄。地方國有企業利潤連續4個月出現同比下降,降幅逐漸加大。鋼鐵、煤炭和有色行業繼續虧損。

“大量的國有企業分布在重化工這種領域,而重化工領域本身就是產能過剩的,這就需要調整結構,推進國有企業改革,促使國有企業在重化工領域逐漸退出;通過兼並重組,推進國有經濟進行戰略性調整。”黃群慧向《中國經濟周刊》表示。

“產能過剩的行業占據著大量人力、資金、土地資源,生產以及運營成本居高不下,製約了新經濟的發展。所以,當務之急,要重新優配資源,要積極穩妥推進企業優勝劣汰,通過兼並重組、破產清算,落實國有企業改革。肯定得淘汰破產一批僵屍企業!”張燕生說。

五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給百姓帶來哪些實惠?

1.教育:社會辦學帶來供給多元化

在教育資源的供給端,鼓勵社會資本提供個性化、多樣化教育服務。隨著政策不斷鬆綁,民間資本深入到教育領域內部的通道將被進一步打通。供給側改革正推動教育進入產業化發展模式。

2.醫療:民間資本湧入解決“看病難”

在醫療領域的供給端鼓勵更多民營資本進入,打破公立醫療機構對於醫療資源的壟斷。民營醫療機構百花齊放,百姓對於醫療服務不同層次的需求得到滿足。

3.住房:改善房地產供給結構

化解房地產庫存是2016年經濟工作的五大任務之一。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指出,各地發改委要抓緊推動製定化解庫存方案,發展住房租賃市場,釋放剛性需求和改善性需求。加快農民工市民化,滿足新市民住房需求,穩定房地產市場。

4.消費:“海外搶購”將成為過去

中央給消費升級的潛在領域描繪了一幅明確的藍圖:要求積極發揮新消費引領作用,重點推動服務、綠色、時尚、品質等六大領域消費升級。可以預見的是,通過供給端不斷地改革、完善,未來國內也能提供質量好、價格便宜的產品,老百姓也不用萬裏迢迢遠赴國外往回背“洋貨”了。

5.民生:自動售貨機成為新寵

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是供給側改革的重點,在民生便利上則體現為自動售貨機。自動售貨機作為新零售的業態,以無人售貨,低創業門檻等優點將成為眾多創業者的焦點項目。隨著自動售貨機的普及,老百姓的生活將更便利。

最近更新


相關文章